【两会关注】赵应云: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

点击数: 时间:2021-03-10 来源:中国金融家

湖南农信系统如何坚守支农支小定位,实现与地方经济共生共荣?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怎样长期稳健发展,更好服务乡村振兴?《中国金融家》记者在与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赵应云的对话中找到了上述问题的答案。


《中国金融家》:普惠金融不仅要走进老百姓的心坎里,更要走进农村、贴近农民、服务农业,在这方面湖南农信系统开展了哪些卓有成效的工作?如何践行“建设有温度的百姓银行”的发展愿景,满足人民对美好金融生活的向往?

赵应云:我们把普惠金融作为整体战略转型的重点方向,主动将自身发展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共生共荣;坚持支农支小市场定位,为农业发展、农民富裕、农村繁荣源源不断提供金融“活水”。一方面,推进与地方党政的深度融合。与11个市级政府签订《深化金融服务推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合作协议》,主动对接省直相关厅局谋划战略合作。另一方面,推动普惠金融走深走实。把拓客户优服务与融入基层治理结合起来,通过持续推进市场下沉、业务下沉、人员下沉,深化与基层党政组织的合作共建,加强“金融三员”和金融村官、村民行长队伍建设,提升了信息采集率、客户转化率、市场占有率。

从担当金融扶贫政治责任看,自2014年以来,湖南农信系统累计发放扶贫小额信贷274.37亿元,累放额占全省总量的98%以上,帮扶50余万户贫困人口发展生产,累计投放贷款315亿元,支持扶贫产业链带动项目1080个,带动20余万贫困人口增收脱贫。

在湖南省192.3万户建档立卡贫困农户中,湖南农信系统对191.5万户进行了评级,占比达99.6%,其中170余万户获得授信,占比达88.42%,授信额达445.05亿元;累计对11个深度贫困县的6.54万贫困农户发放扶贫小额信贷34.34亿元,占全省扶贫小额信贷累放额的12.67%,贫困户创业就业的贷款获得率显著提升

2021年2月25日,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信贷管理部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先进集体”荣誉称号,为湖南省唯一获此殊荣的金融单位。

从聚焦服务乡村振兴战略看,湖南农信系统围绕粮食、畜禽、蔬菜、茶叶、油茶、水果、水产、中药材、楠竹等农业优势特色千亿产业做好金融服务,创新推出“粮食贷”“生猪贷”“油茶贷”“农机贷”等特色信贷产品,强化了对粮食生产和农业现代化建设支持力度,巩固了农村阵地。2020年末,全系统涉农贷款余额4707.75亿元,占贷款总量的67.36%;较年初增加466.54亿元,增长11%。

下一步,我们仍将接续奋斗,切实优化金融基础服务,全力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各项工作。

《中国金融家》:在您看来,金融业如何集中资源支持脱贫攻坚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平稳过渡,推动“三农”工作重心历史性转移?

赵应云:与脱贫攻坚相比,乡村振兴涉及领域更宽,地域范围更广,支持对象更多,资金投入量更大,持续时间更长,工作要求更高。所以,金融支持乡村振兴既不能完全沿用脱贫攻坚的模式,也不可能完全实行商业化运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需要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投入格局。

若要实现“三农”资金持续有效投入,重点是要发挥好财政资金在其中的导向性、保障性、杠杆性作用,支持金融机构特别是涉农中小金融机构的金融资源持续向“三农”倾斜,满足乡村振兴融资需求。

《中国金融家》: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在服务“三农”、支持县域经济发展、推进乡村振兴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目前其发展中还存在哪些法律层面的问题?

赵应云:与其他商业银行相比,农村金融法律保障仍然缺位,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在市场定位、服务对象、组织形态、法人治理等方面具有自身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亟须加强法律保障,确保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长期稳健发展。

从市场定位看,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承担着“政策银行”和“商业银行”的双重职能,支农支小支微的市场定位与商业银行效益最大化之间的价值定位存在矛盾。在实际经营过程中,部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改制后存在偏离定位、“脱鞋上岸”、离农弃小的现象。因此,需要从法律层面确保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坚守市场定位不动摇。

从服务对象看,农村中小金融机构面向的“三农”具有弱势性,小微企业具有脆弱性。农民的融资和抗御风险能力较低,农村金融服务具有周期长、成本高、风险大、收益低等特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相对滞后,农村中小金融机构面临的外部经营风险较大。尽管国家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在分散风险、损失补偿等方面给予了政策扶持,但仍需要从法律层面保障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长效扶持。

从组织形态看,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中有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村镇银行等多种机构类型,组织形态复杂,且均为单个独立法人,不同于一般商业银行。如果完全适用《商业银行法》的标准进行管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产品准入和业务创新,加大了经营压力,难以有效满足农村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金融服务需求,需要针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专门立法保障。

从法人治理看,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作为小法人机构,资本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股权结构分散,管理基础薄弱,难以完全按《公司法》《商业银行法》等要求进行管理运作,需要针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独特的法人治理提供法律保障。

中国金融家》:鉴于以上情况,您对加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法律保障有何建议?

赵应云:在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持续深化农村金融改革的大背景下,更应从有利于农村金融长远、稳健、可持续发展的高度,进一步强化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法律保障。

建议以法律形式明确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性质、定位和宗旨,确保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县域法人地位稳定,支农、支小、支微的市场定位不动摇,服务“三农”、服务县域的经营宗旨不能变。

建议以法律形式明确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实行差异化监管,实行差别化存款准备金率和存款保险费率,降低农村金融服务成本,提升农村金融服务能力。

建议以法律形式明确财政、税收部门及监管部门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扶持政策,将已有规定并经过实践检验的涉农贷款增量奖励、定向费用补贴、涉农贷款贴息、涉农贷款风险补偿、税收优惠、货币政策等扶持政策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增强扶持政策的长期性和稳定性,引导和激励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持续做好农村金融服务。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0mvb1RkxSm31IhYmde1BTg

 

 

分享到: